數位樂活輕鬆典

關於部落格
  • 56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臺灣特有工藝之美─交趾陶

  從閩南建築來看臺灣文化的多樣性,除建築型式的變化外,建築裝飾上的講究更是集所有傳統藝術的精華,在雕刻、彩繪、塑造各不同的表現手法下,搭配不同色彩的點綴,豐富地營造出人文藝術的殿堂。各裝飾類別中,若以捏塑技藝為基礎而運用不同材料的裝飾類型有交趾陶、灰塑與剪黏這三種型式,主要分布於建築體上的壁堵、水車堵、墀頭、山牆鵝頭、屋頂上規帶兩側的象眼以及規帶頂點的牌頭等處,製作上,精於捏塑技巧的工匠大都能運用自如,皆以捏塑功夫為基礎運用不同材料做變化,因此也常可看到交趾陶、剪黏與泥塑同時表現在同一裝飾部位上,製作上,若表現在屋頂之上大都以立體圓雕呈現;屋頂之下則大都以半圓雕方式處理;若於伸手可及之處的壁堵,則多以淺浮雕方式呈現,依不同裝飾部位運用不同技法,形成一種製作手法的對比,使整體呈現豐富多變。   明末清初的移民潮將中國閩南式的建築移植於臺灣的土地上,許多建築型式與工法皆可溯源至閩粵的建築風格,然而隨著時間的發展,經過臺灣土地的滋養灌溉,漸漸地臺灣也走出了屬於自己的獨特風格,以交趾陶為例,其本為移民文化所引進的產物,然漸漸地也已發展成深具臺灣地方特色的工藝品。「交趾陶」早期多以「廟尪仔」、「湳搪(釉燒之意)」、「細仙尪仔(小人偶)」來稱呼,近來由於搜集交趾陶熱潮與媒體大量報導下,「交趾陶」此一名稱逐漸被普遍認知和使用。交趾陶名稱來自於日治時期的背景,日本在桃山時代(1573~1603 A.D.)開始從中國閩南地方進口高溫燒製的香盒、小壺罐、器蓋、方碟等,日本人對這種源出於中國東南方的釉陶總稱為「交趾燒」,而臺灣在日治時期,日人對建築體上這種在造型上深富韻味,在釉色表現上溫潤多變的工藝價值大為肯定,將這種同源自閩南的陶燒亦稱為「交趾燒」,後來,臺灣人又以「燒」為日本對陶器的稱呼而改以用「陶」。其實交趾燒與交趾陶兩者在燒成溫度、用色、用途皆大不相同,建築體上這種「湳搪尪仔」因為日治時代的背景而有了一個現在廣為人知的名稱─「交趾陶」,成了交趾陶發展的另一種歷史意涵。交趾陶的製作比起剪黏與灰塑,相對費工費時費成本,早期大都只出現於規模較大的寺廟或經濟較好的民宅,直到1920年左右經濟漸入穩定後才開始普及,此時在製作上除了目前常見於建築體上的作品外,亦有一種稱為「三吋丁」的交趾陶型式,是以約十公分大小的表現型式呈現,三吋丁是交趾陶製作裡最精緻的表現手法,呈現上有依附於建築體上也有施作於供桌上的裝飾,雖所保留的作品不多,然仍可知交趾陶盛於一時曾被廣為運用的情景。  交趾陶的傳承上以泉州來臺的工匠為最,主要有來自泉州晉江,以臺中神岡筱雲山莊(1866年)聞名的蔡藤迎 與來自泉州惠安的蘇陽水、蘇宗覃、來自泉州安溪的廖武,此外就是來自泉州同安,留有重要傳承體系的柯訓與洪坤福,這些來自閩粵的師傅皆為一時首選,他們的聲望為人們所器重,臺灣各地皆把聘請原鄉地的師傅視為榮耀之事,這些師傅皆為臺灣各地留下許多精湛的作品,更重要的是,他們將最好的手藝帶到臺灣來,幫忙培養出許多優秀的傳承者,得以讓交趾陶在臺灣繼續發揚光大。臺灣本土交趾陶師傅最早有紀錄的是清中後期的葉王 (1826~1887年),其技藝在1930年時於臺南所舉辦的「臺灣文化三百年紀念會」中,日本學者尾崎秀真在專題「清朝時代的臺灣文化」演講裡曾提及臺灣交趾燒名師葉王,而1931年的臺灣日日新報也曾為葉王做過報導, 其所留之作品可看出具有相當傳統古典的風格,現已申請列為國寶級文物。另外,由洪坤福所傳的五虎將 ,為臺灣的交趾陶藝術的重要傳承者,於建築體上留有許多精彩的作品。   交趾陶於建築體上所使用的題材極多,在人物表現上,早期受戲曲影響以三國表現最為人所熟知,另外四聘四愛、水滸傳、楊家將、封神榜、西遊記、二十四孝也都非常深入人心,製作的藝師在整個戲齣裡取其中精彩的段子做表現,戲曲與工藝間亦有口訣互相傳授,將故事最具代表的橋段發揮,對於早期知識尚未普及之時,民間戲曲的傳播、寺廟建築體上教忠教孝的故事都是教育傳播的重要媒體,裝飾製作上不論選擇那一故事題材,在運用的準則上由於擔負裝飾與知識傳播的功能,因此在設計製作時除需講求美學或典雅或威勢外,更需符合歷史典故的內涵,這些製作的巧匠堅持製作的精神,無形中也扮演了文化傳播重要的推手。   從目前臺灣交趾陶保留情形來看,艋舺龍山寺、臺北保安宮、北港朝天宮、士林慈諴宫、新竹廣和宫、學甲慈濟宮、佳裏震興宮等皆享譽盛名,民宅部份有先前所提的筱雲山莊與摘星山莊,另外金門地區民宅的交趾陶是保存最多且最完善的,為探泉州式交趾陶風格的重要根源地。金門地區的交趾陶在釉色使用上與臺灣早期的表現皆同為寶石釉的使用,作工精緻,同樣在堵頭表現上有很精湛的工藝技巧,於民宅在表現大都採用集瑞博古的題材,如以筱雲山莊之作品比較來看,可看出均考慮畫面的滿布與均稱的構圖原則,製作以半面式浮雕的型式呈現,皆呈現古樸而細膩的美感。   交趾陶的製作過程複雜,從製作工具、選土、練土、養土到構思、成型、修飾、均勻坯體厚薄、陰乾、素燒、煉釉、上釉,釉燒到開相、構圖安裝、背景繪製,總計有十多道工序,每一道手續皆有很深的學問,在型體製作上以捏塑、貼塑、捺塑、刀塑、還有少部分模塑等技法交互運用而成,製作上,手的捏塑決定整體的動態與作品的靈活度,而工具輔助使用之刻、畫則能使作品更趨於精緻完美。交趾陶釉是為低溫鉛釉,分為「寶石釉」與「水彩釉」,兩種稱呼為民間藝匠所慣用,在於生料與熟料的差別,釉色使用上常有古黃、澄黃、胭脂紅、橄欖綠、海碧青、寶石藍與黑色等,釉能使坯體耐磨、抗酸,對於坯體形成另一層保護作用,更重要的是,釉色鮮艷具流動的美感更為交趾陶增添藝術的價值。   臺灣的陶塑是整個閩南工藝發展延伸的一支,隨著時間與環境的發展亦形成獨特的風格特色,尤其是交趾陶這一絕技,其從移民時期傳入臺灣後並沒有一直停留在保存其原貌的狀態,相反的是一再地改變與地方融合,在流動的釉色表現上變化更豐富多彩,在人物型體的拿捏上既有寫實的功力又能生動活潑,表現內容除融入戲曲外也有結合地方民情,使面貌更豐富多元,另外在吉祥走獸、花鳥博古的寓意上皆豐富表現深厚的文化內涵。臺灣交趾陶在一深厚的傳統彩塑基礎上發展延伸,透過民間工匠用其智慧和長期的藝術實踐,不斷演變、融合、創造,結合臺灣本土的自然條件,發展出其所具的特殊性與價值性,成為獨特的地方特色,為臺灣特殊的工藝代表之一。 談到交趾陶,在保存上可說是一大隱憂,交趾陶的低溫燒製是其特色之一,然而若長期暴露於建築體外保存上實屬不易,再加上傳統建築翻修的機率頻繁,許多珍貴的作品都已歸為灰燼,還能從影像中緬懷的也是少數。交趾陶傳承上的師徒制度已不復存在,再加上交趾陶製作漸漸走出建築體而獨立成為工藝品,傳統的製作工法隨著時代的腳步逐漸淘汰更新,也因此對於建築體上仍保留的交趾陶做適當的保護顯得格外重要,現在大多的作法是採用玻璃罩加以保護,然此種做法容易影響觀賞者的視覺,對於研究者更是一大阻礙,倘若能透過影像的保存紀錄,除了將影像傳播為臺灣特有的交趾陶工藝宣傳外,更可利用影像紀錄不同時期的自然變化,除了提供修復時的參考依據、提供研究者的調查資訊,更提供創作者能夠對傳統的交趾陶有更多的研究了解,走入創新的路才能更為踏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