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樂活輕鬆典

關於部落格
  • 566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時空倒轉--探訪3-40年代的部落建築

一、臺灣部落建築研究的先驅者-千千岩助太郎
  上述是千千岩助太郎校長在他所出版的《山的回憶》[1]書中對於台灣原住民部落的描述,也是因為他所看到的這美麗畫面,支持了他為台灣原住民部落的研究奉獻了十多年心力。拓展台灣數典計畫中由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所執行的「日治時期臺北工業學校千千岩助太郎校長台灣原住民建築調查測繪圖稿全集數位典藏計畫」,典藏了所有千千岩走訪台灣原住民部落所留下的足跡,是什麼樣的吸引力讓千千岩致力於研究台灣原住民的建築面貌呢?

       千千岩助太郎,1897年日本佐賀縣出生,1925年受邀至台北工業學校教書,千千岩在台灣的二十多年間(1925-1947)所作之原住民住家測繪調查 工作,成果相當豐碩,即使返回日本,他仍持續整理所調查的資料,並在1960年整理出版「台灣高砂族之住家」,成為台灣原住民民族學及建築學劃時代的鉅 著。千千岩前校長素有臺灣本土建築研究先驅、臺灣高砂族原住民建築研究者、臺灣前輩建築教育家、臺北工業學校校長、臺灣總督府建築技師、成大建築之父、臺 灣前輩登山家等稱號,可謂傑出的通識學者。

    千千岩助太郎對台灣的感情豐富,在台灣開放觀光後,他也再度來台十多次,在台灣他還有許多至親的友人,他與台灣工藝之父顏水龍感情甚好,顏水龍曾隨千千岩各處爬山去觀看各部落。顏水龍以台灣原住民為題材的創作是一大特色,他的山胞畫像、蘭嶼風景等系列,至今都膾炙人口,也許千千岩就是那個潛移默化影響他創作動機的人。台灣在千千岩心中有許多無法忘懷不能捨棄的情感,千千岩對台灣的愛,讓他即使人在日本仍心繫著台灣,1991年4月5日,千千岩助太郎博士喝完最後一口台灣紹興酒後,在福岡家中安詳地離開人世。

二、台灣部落建築的多樣性

  台灣建築因受自然環境的地理因素,以及住民背景的人文性因素所影響,產生了特殊的多樣性,以就地取材的觀點來看,所使用的材料包含木材、竹材、藤材、茅材、粘土材、紅磚瓦、石灰石材與水泥等。建築是人民透過與環境學習所累積經驗智慧的表現,反映了人民的精神特質,而台灣原住民建築是最能表現人類適應環境的能力,無論建地選擇、地基形式、平面格局、建築材料、建構方法等,都展現原住民對環境的豐厚智慧與生存哲學,從蘭嶼住民以半穴居來適應當地的環境、舊好茶部落被政府遷村新好茶,經歷風災,因地理位置的選擇差異,舊好茶部落即能降低風災的影響,茂林鄉石版屋冬暖夏涼的特性同樣是順應著自然所延生的案例,可以了解原住民建築其中所展現的智慧,。

  台灣在日治時代,日本學者對於台灣原住民展開系統化、科學化的研究,而千千岩助太郎是第一個投入原住民建築研究的人,他是建築多樣性的信仰者,他從人類學的角度去了解每一棟建築背後的智慧,這在當時是很鮮的概念,他爬山涉水走遍全台灣,記錄了台灣珍貴的原住民建築面貌,更重要的是留有許多建築圖稿與影像紀錄的比對。台灣在因戰後對原住民的不重視,導致珍貴遺產的流失,此在原住民建築史料中成為珍貴的資產。

  上圖為千千岩在台灣建築會誌:1940年台灣高砂族之住家第1-5報,針對花蓮阿美族太巴塱社[2]的考察記錄,非常珍貴的是除了實地測量建築本體的尺寸外,也拍了照片作了完整紀錄。太巴塱傳統房屋大量取材自大自然,樑柱以木頭卡榫銜接搭起,也利用山上的生箭竹的抗折性來編屋墻,另外鋪上厚厚的茅草為屋頂,基本的架構就大致完成。

  中央研究院民族所長期針對台灣原住民族群分布、社會組織、歲時祭儀、物質文化、生活習慣、傳說故事等作調查研究,阿美族太巴塱社這間屋舍是負責祭祀的家族古屋,在部落教會化後,荒廢祭祀,古屋柱子堆在空地上,逐漸隨著風災傾倒,也沒有重建計畫。1967年間,中研院民族所在進行田野調查時認為文物珍貴有重要的代表性,在獲得部落同意,把八根樑柱運回中研院,柱子變成民族所民族博物館的典藏品。2005年太巴望古舍在中研院民族所協助古屋重建經費下,搭配千千岩助太郎所繪製的建築圖,終在2007年完工,近70年前千千岩博士為台灣土地留下的記錄,在六十多年後成為他們重建的重要參考,讓這建築體的重建有了更真實的內涵。

  2009年的八八風災摧毀了許多人的家園,尤其是大都居住於山區的原住民同胞,他們對於大自然的傷害是最少,但他們受的傷害卻是最深,全球暖化所帶來嚴厲氣候是不能再漠視的課題。時代進步,建築用材也大量改變,保護人們脆弱軀殼的建築逐漸變得更堅固、更高聳的結構,然而我們若不能順應自然,RC結構的建築隨著洪水傾倒淹沒的畫面還會再重演。從千千岩助太郎校長所留下的原住民建築資料裡,我們可以了解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形式,與大自然和睦相處的重要之道,如何運用大自然所給予的並達到平衡的共存成為人們要努力的重要課題。

----------
1.1977:日本福岡市出版「山的回憶」,為千千岩助太郎在台灣的登山記錄。
2.太巴塱位於光復鄉東側,隔著嘉農溪與另一阿美族大社馬太鞍毗鄰。「太巴塱」在阿美語中為螃蟹之意,昔日此地便因多螃蟹而得名。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